90后、00后的年味记忆 | 校媒FM

分类:才市快递   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    发布: 2021-02-23 11:17     浏览:89次

 图片5.png

     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大年初十,通常情况下,这个时候的我们最是“不紧不慢”。

度过了除夕年夜饭的热闹、新年前几天的纷繁,结束了去“做客”、送礼、收红包的忙碌阶段,我们终于可以安心地享受闲暇的假期时光,然后坐下来给自己的春节复盘。

/ 嘿,新年快乐。❤️

 01 

除夕是小水最期待的一天,因为她爱极了大家庭的其乐融融。一到这天,亲戚们就会齐聚太太家,而且总是在年夜饭开始前便早早到来,尽自己所能为这顿年夜饭出力。

大扫除、洗菜、做饭、上菜……大家各显神通,若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就坐着说说笑笑,暖暖场。整个家的气氛逐渐上升,然后在年夜饭开局时伴着杯子的“砰砰”声达到了顶点。年夜饭的美味是大家共同的成果。

 

图片6.png

年夜饭绝不是终点,饭后大家都会自觉地“转移阵地”,这个房间里一桌子打扑克、一桌子搓麻将,那个房间里一边大人们嗑瓜子看电视,另一边小孩子你追我赶玩着小游戏。

小水最期待的是和哥哥一起玩桌游,那时候的她还没读过《三国志》,也不知道《三国演义》,但却钟爱一款名叫“三国杀”的桌游。

她还很喜欢在旁边看哥哥玩电脑,不懂游戏的她总觉得在电脑游戏中一路过关斩将的哥哥很厉害。现在小水回想起来,觉得也许不是游戏有多么精彩,只是想和哥哥玩罢了。

不过,今年的除夕不太一样。有人因为疫情滞留在外,不能一家人整整齐齐的除夕多少让人遗憾。

小水路过一家还灯火通明的餐馆时,她看到玻璃窗内穿着工作服的人们围坐在同一个圆桌前,开心地品尝丰盛的年夜饭。

她想,远方的家人也许此刻也在感受着同样的温暖。

 02 

今年,果果也是“就地过年”大军里的一员,虽然能享受景点免费、交通减免、过年补贴这些各种各样的福利,但一年没回过家的她,还是很想回家过年。

这段时间空下来的时候,果果会不自觉地想到以往过年的时光。

 图片7.png

那年春节,果果在奶奶家过的年。那时候乡下的房子用的还是土灶,年末奶奶总是要清理柴火烧下来的灰,然后用一个大的泡沫箱子盛着。

果果已经记不起是几岁,只知道那时候的自己还很小,小到可以整个人躺进泡沫箱,然后用手撑着地滑呀划,就像划船那样。泡沫箱成了小船,从箱子里撒出的灰像海里迸溅的浪花,而自己就是那个掌握航行方向的舵手。

你猜结果如何?因为厨房被弄得满是灰尘,果果被奶奶逮住吃了个“暴栗”。纵然果果现在已经是个挺拔的青年了,但她依旧不后悔当初的调皮。

这个过了很久的小插曲依旧是她的快乐源泉,想起来就会感到充实、温暖。

 03 

一提到春节,木子会不自觉地去把自己和年兽相比,“自古用鞭炮来赶走'年',而鞭炮却让我想逃跑”。

从小到大,木子总是捂耳朵看烟花、看别人放鞭炮,自己从不上手,对爆破声极其抵触的她实在与春节有着不小的瓜葛。年三十的二十四点和年初五的零点,是她每年都要经历的“劫”。

通常木子还会遇到弄堂里玩甩炮玩得起劲的孩子,恶作剧般地将甩炮一通乱扔,好几次落在木子家的窗口或门口,那突如其来的声响也足够颤动木子的心脏。

就连小时候一年才能玩到一次的小霸王游戏机,也无法安心玩耍。小霸王游戏机是木子对春节为数不多的盼头,一到春节,就可以去亲戚家蹭上一蹭。

 图片8.png

蹭游戏的往往也不止木子一人,几个孩子盯着同一个显示屏,眼馋着两个手柄,只等坐在小板凳上玩着的两个孩子尽快“game over”。轮到木子时,魂斗罗、超级玛丽、坦克大战都是她的首选。

但不知何时会袭来的鞭炮和烟花声,总是要阻止她一年一度的课余放松。遇到“狂轰乱炸”的时刻,腾不出手的木子就只好向爸爸妈妈求助,等到大手贴紧她的耳朵,才不那么惊慌失措。

现在木子早已有了比小霸王游戏机更高端的科技,烟花爆竹也有了管制规定,但她有点想念那个又惊、又怕、又喜的春节。

 04 

关于春节,我们每个人总是有喜有忧,也许会担心在饭桌上被亲人们“过度关心”,也许会害怕在爆竹声中一岁除,也许会有帮亲戚带孩子的无奈与心酸。但同时我们也能收获衷心的祝福,美好的回忆,还有鼓鼓的红包。

 图片9.png

春节对每个人来说,都不仅仅是一个假期,它的内涵也在成长中逐渐被我们附上不同的色彩,但无论何时,春节都离不开亲情和友情的陪伴与温暖。

你呢?也会有关于过年的喜乐或忧愁吗?

欢迎在文末留言,和我们分享你的春节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