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行休假算旷工吗?

分类:职场下午茶     来源:网易新闻     发布: 2021-02-05 11:24     浏览:224次

卑微打工人的维权路:强行休假算旷工吗?

近日澎湃新闻爆出上海某物业公司和员工的劳动合同纠纷。员工因父去世请假8天未获批强行休假被辞退。

事件经过并不复杂,上海某物业公司员工因父亲病重,向公司主管提出1月6日-1月13日的事假申请,次日因未获批准而返岗,途中得知其父亲去世,便自行离岗回家奔丧,回岗后被公司以“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劳动纪律”为由,于1月31日解除劳动合同并依法不予支付经济补偿。

一、约定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

公司作出此决定是基于《劳动合同法》第三十九条第二项: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,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。

截取部分公司通知员工内容如下:

根据《公司考勤管理细则》的规定,请事假连续三天以上的,需报集团公司领导审批。但你在未经审批同意的情况下,自1月6日起即擅自离职回安徽老家,直至1月15日才返岗,按照公司考勤管理规定应视为旷工。即使扣除3天丧假,你的旷工天数也已达到累计三天以上(含三天)的标准,是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劳动纪律的行为,公司有权辞退,提前解除劳动合同并依法不予支付经济补偿。

这么一大段什么意思?

公司自己的考勤规定,认定员工旷工三天,严重违反规章制度,而后借此辞退。

首先,该公司的规章制度是否合法合理,尚且存疑。

即便是合理,作为劳动者和公司共同认可的一种不具有完全法律效力的“约定”,也绝不能僭越劳动法本身规定的内容,罔顾法律所维护的劳动者权益。

总不能公司规章里要求996,007,员工晚5点准点下班也要被批斗为“严重违反规章制度,依法辞退”?

陆云生因其父病危于1月6日早上提交了事假申请,已履行完毕请假手续,公司的主管和小区物业经理已在请假单申请上签字,但迟至当日下午才将陆云生的请假申请提交集团公司审批,并于次日才告知陆云生请假未获批准。

从该案一审判决书内容里能看到,员工1月6日向上级主管提交过请假申请,并且其主管和小区物业经历是签过字的。只是因为提交集团审批的时间晚了,第二天才告知员工,请假未被批准。

不论如何,员工是依照规定履行了请假流程的,那么就不能算作“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。”

设身处地想一想,作为一个最底层的员工,更高层级的领导他也接触不到,想象不到。

主管签字了,经理签字了,顶头上司都许可了,不就是确认请假成功可以走了吗?

结果人走到半道上,请假单上报的第二天才告知他请假没被批准,必须回去?

这一般人能接受吗?

综上,从头到尾,公司依据那条法律条文解除劳动关系的行为,本身就不合法。

二、法理之外,不外乎人情

再来看看原因,该员工请假是事出有因,最初是回家看往病危的父亲,而后在公司请假未获准后的返回途中,得知父亲去世,又折返回家奔丧。

而公司却揪着他旷工三天说事,拿劳动合同法说事,认定其除开法定的三天丧假,依旧旷工三天以上,按理应该予以辞退。

注意,这位员工在上海工作,老家在安徽。

安徽到上海有多远?那是吃个饭的功夫能到的距离吗?

一个底层劳动者,不远万里,背井离乡,到上海参加工作,因为公司的这一通骚操作,连老父亲临走前的最后一面都没能见上。

试想,在返回公司的路上,接到父亲病故的讣告,而自己却因为被告知请假未获准,面临着被辞退的风险。

那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?

好不容易回老家处理了父亲的丧事,回到岗位上,迎接自己的却是一则冷冰冰不近人情的辞退通知。

那又会是何种感受?

法理之外,不外乎人情。

孝道人伦,是人之根本。

离职奔丧,料理父亲的身后事,有错吗?

可公司连最基本的同理心和宽容心都没有,对自家的员工没有一丁点人文关怀和基本善意,有的只是徇私枉法,斤斤计较,推脱责任。

厚大法考的罗翔老师曾经说,有些人学法律学歪了,张口闭口就是法条,连人性都没了。

法律制定的初衷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基本秩序,不是让每个人变成冷血无情的机器。

这样一个连实际情况都不考虑,连回家奔丧的路程假都不肯给予员工的公司,有多冷漠冷血,由此可窥一斑。

三、卑微打工人的维权路,路漫漫其修远兮。

从一审判决的结果,法院要求公司赔偿员工接触合同关系前一年12个月的平均工资3197.5元。

一个在上海这种超一线大型城市工作的人,每月拿着不到3200的工资,这不是底层打工人,是什么?

这样的薪资水平哪怕是放到二三线相对落后的城市都算是偏低。

何况上海这样寸土寸金高消费的城市。

在上海从事着最底层的工作,拿着最低水平的薪资,还要忍受公司这样非人的对待。

这是什么人间酷刑?

底层打工人到底有多卑微,多无助,远远比我们想象的更辛酸。

本案系去年1月发生,一审二审判决均已下达。

跨越一年的时间,经历了劳动仲裁,一审判决,二审判决,最终胜诉,得到了法院判决的12个月工资和7万多的赔偿。

尘埃落定,这位员工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,靠着法律和人伦,保护了自己的正当权益。

可还有更多更多的劳动者在用工市场上处于弱势,权益受到侵犯,甚至还被钻了法律的空子,连维权都极其艰难。

无独有偶。

华为《奋斗者协议》合法,以曾某“旷工3日,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”为由单方解除劳动关系。系合法。

拼多多累死员工,政府督导组进驻后,公司才“试行996”,每周休一天且要接收消息,平时晚11点“督促”下班。至今依旧无人提出强有力的质疑。

这些事情每天都在上演,劳动者的权益每时每刻都在受到侵害。

他们想要维权,想要得到公道。

可个人的力量终归有限,打官司要钱,律师费诉讼费全都不是小数目,更多的人赌上了前程,耗费了巨大的时间成本,精力成本。

即便赢了,又能怎样呢?

生活往往只剩下一地鸡零狗碎,难以为继。

我们能做的,更多是小心再小心,防范于未然。

熟读《劳动法》和《劳动合同法》,基本了解自身和企业的权责划分,在产生纠纷的时候,尽可能用法律作为武器,维护自己的权益。

签订劳动合同时仔细辨别不合理之处,及时提出修改。

大致清楚劳动仲裁的流程,即便事情真到不诉诸法律,无法解决的地步,也不至于什么都不懂。

更重要的是,要相信国家,相信法律,会保护我们的合法权益。

法律不仅仅是约束劳动者权益,同时也是保护劳动者权利的强有力武器。

(文章参考:网易新闻,人民法院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》)